cellur

峡谷两侧看得见高水位时留下的水痕,一一记录在坚硬的岩磐上。水,如何冲击、侵蚀、摆荡,如何回旋、婉转、淘洗,所有水痕的岁月都在岩石上,像一条河川在峡谷里说了它上亿年来几世几劫的爱恨故事,如此诉说不完,娓娓道来仿佛跟清晨得诵经声纠缠这不可知的姻缘

评论(1)